精彩小说

一百二十三章 四王来相见

褪色承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一百二十三章 四王来相见

????多出来的那一个,是义阳王刘昶。

????义阳王刘昶这个人也是刘子业的叔父,楚玉头一次瞧见这个名字的时候,还以为他叫刘永日,后来才反应过来永日两个字是凑一块的,不念永日,念“场”。

????刘昶手握兵权,是一方刺史,在刘子业还没有继位前,刘昶就很不受自家皇帝哥哥的喜欢,时常被猜疑要谋反,战战兢兢的好不容易等到刘骏死了刘子业继位,他依然是被怀疑要谋反的首选。

????皇帝这种生物的疑心病素来是很重的,更别说这疑心还带点遗传性质。

????这么折腾人会把人折腾出神经病的,尤其刘昶的神情还有那么点脆弱。有的时候,梦回午夜时,刘昶几乎自己也误以为自己真要谋反了或者已经谋反了。

????在听到那首造反歌谣之前,刘子业最猜忌的对象不是别人,正是刘昶,以至于这位义阳王生活得十分痛苦,一言一行都小心谨慎,生怕给人拿住把柄。

????像惊弓之鸟一样的刘昶终于受不住无休无止的猜忌了,他做出决定,放弃自己的驻地兵马,回首都在皇帝身边待着,以消除刘子业的疑心。

????不过他没敢直接出现在刘子业面前,与三王一起面见刘子业的,是他属下的一位使者。

????楚玉看到三王和使者的时候,正与刘子业在御花园的湖边欣赏荷花,虽然已经是秋天了,荷花还没有凋零,平静的湖面上花朵清雅,别具情致。

????等四人参见完毕,楚玉仔细的打量四人的外貌,几人之中刘彧比较富态,稍微胖一些,但是白皙圆润的脸上眉目很是典雅,胡须修剪得整整齐齐的,显得雍容很有风度,刘休仁最瘦,像是一根竹竿,脸上带着笑,但是又不太像是笑,感觉只是在活动面部肌肉。三王的外貌都在基本水准之上,不过跟站在他们后方的刘永日使者比起来,却又逊色许多了。

????这位使者大约三十出头,长得一副白马王子的模样,又高又帅,朝服穿在身上也显得风流倜傥,人往那里一站就是鹤立鸡群的感觉,对比起来,好像他才是真正的王爷,其他三王只是他的随从一般。使者递交了刘昶的回首都申请,刘子业便撇开其他人不理会,先问那使者:“我听说你们家王爷要谋反?”

????使者的思维回路很显然还在正常人的范畴内,没料到刘子业居然一开始就这么不客气的直接污蔑,愣神了好一会儿,才赶紧出言补救:“没有的事,义阳王对陛下十分忠诚,陛下千万不要听信那些流言。”

????刘子业才不理会,只继续的道:“他要谋反,你身为他的部下,怎们能不阻止他呢?”

????两人足足对话了二十多分钟,使者绝望的发现,不管他说什么,刘子业都一口咬定是他们家王爷要谋反,明明大家说的都是中文,每一个字都能明白,可是联系起上下文,怎么看怎么不通顺,不光使者有这种感觉,楚玉也有同样的感觉。

????刘子业没跟人讲道理,他根本就没理,他只是一个劲的说你要造反了你要造反了,没造反也硬说你造反了……这莫不是要存心逼反对方?

????楚玉坐在刘子业的身边,手悄悄的伸到刘子业的袖子下,紧紧的抓住他的手,示意他不要太过分,感觉到楚玉的不悦,刘子业稍微收敛了一些,他没再继续逼迫,只对使者道:“你先留在这里,待我派人去徐州查探一番,也许真是谣言也说不准。”这才算是放过了对方。

????让人给三王和使者安排住处,等人都离开后,楚玉松开刘子业的手,冷淡的问道:“你答应我的事,不会作废吧?”

????刘子业心虚的看她一眼,小声的辩解:“我只是说不杀那三个人,但是又没说不杀义阳王,阿姐你干什么那么在乎这些家伙的死活?那些外人值得你这么重视么?”

????外人?是你叔叔好不好?!

????楚玉闻言瞪着他,过了好一会儿,她紧绷的神情松懈下来,伸手抱住刘子业:“听阿姐的话好么?阿姐是怕你杀人太多,招来他们的鬼魂……鬼魂暂且不提,你杀死太多人,今后谁来帮你治理国家?刚才你分明是逼着刘昶造反,这样才有借口名正言顺的杀死他,难道我会不知道么?”现在她每天都在房间里点熏香,那熏香是按照容止所给配方制作的,并且在熏衣物时加重了分量,让香气的作用能更加明显。

????刘子业乖巧的偎依在楚玉的怀里,闻着楚玉身上飘散出来的舒雅芬芳,他慵懒的闭上眼睛,心中杀意慢慢的缓减,只觉无限的安宁和悦:“好吧阿姐,我这回听你的,先不杀刘昶,把他和那三个一起留在建康中看管着。”

????“嗯……一起?”楚玉原本随口应着,忽然发觉不对,刘昶并没有来首都啊,怎么留着?难道刘子业要再下诏让人来?

????刘子业眯了眯眼,不以为意的撇撇嘴:“原来阿姐你不晓得,刚才那个使者,就是刘昶假扮的啊。嘁,他从前一直在外,几乎没回来过,便以为我不认识他么?”那小子不老实,既然自己来了,怎么不敢以真实身份相见?还要假冒使者?

????他本想着一会拆穿他治个罪,不过楚玉就在身边,不喜欢他杀人,他只有暂时将此事压下:反正,就算让刘昶回去发兵,他手上的兵力也不足以与他抗衡。

????楚玉恍然大悟,难怪她方才觉得那使者反而比三王看起来更高贵些,原来也是王爷。刘昶虽然耍了小花招,但是其他三王倒是无辜,可惜楚玉分不出来,究竟这四个人中,哪一个才是最后篡位的那个?

????按照歌谣上说,应该是刘彧,但是也许是那位隐瞒身份的刘昶也说不定。

????楚玉心中陡然浮现一个念头:假如把这四个人全杀了,这样就不会有人谋反了吧?不,也不对,刘子业还有其他的叔伯兄弟,杀了这些,还有别人,反倒是杀了四王后,会落人口实,说皇帝暴戾无道,平白给人提供谋反的口号。

????她也不可能让刘子业把有机会篡位的刘姓人全都杀了,先不说刘家人太多了,一时半刻杀不完,倘若这么做,她的行为与刘子业等一干暴君有什么不同?

????想着想着,楚玉忽然发觉,其实刘子业刚才那个逼人反叛的法子,是很好的。先设法逼着对方起兵,这样道义上他就占了制高点……只不过,这么做的代价是,牺牲百倍千倍的……士兵的生命。

????胡四乱想了不知多久,楚玉发现怀里的刘子业已经睡熟,便小心的移开身体,扶着他躺在柔软的草坪上,招手让远处的太监过来服侍,楚玉悄然的离开。

????还没走出皇宫的地界,楚玉迎面走来个紫色的身影,走近的时候两人都站住了。

????楚玉微微一笑,招呼道:“好些天没见,你还好吧?”

????瞧见楚玉微笑的脸容,天如镜有些忡怔,待楚玉说了话,他才如梦中醒来般道:“好,你呢?”

????楚玉有点吃惊的望向他:“天如镜你怎么了?今天有点奇怪呀。”